申驹的疼痛可想而知,刚刚划上去的时候,他是感觉不到疼的,可是血流出来以后,他感觉到了疼了,而且是钻心刻骨般的疼痛。

此时他才知道,来找他的这些人,可不是一般人,出手够狠厉啊。

“好好好,我按说的办,别杀我。”

申驹还是很识时务的,这家伙经验丰富,很清楚这个时候再跟周天对抗,下场会很惨的。

所以他决定先退让一步,找机会再反败为胜。

“那还不快点让他们滚出去?”

周天说道。

“院子里的人,全都给我出去,离远点!”

申驹在屋里大声的喊道。

窗户是开着的,这一嗓子嗓门很大,所以院子里的几十人,全都听到了。

见老大下令了,这些人不敢不听,迟疑了片刻后,就全都退出了院子,离开了这里。

而此时申驹的身边,已经一个手下都没有了,剩下了他光杆一个。

紫春长白裙少女气质怡人唯美写真图片

周天放心了不少,控制住了申驹,已经很占主动了,想离开这里,也是希望很大的。

不过还是有可能出不去的,毕竟申驹这伙人都是些亡命徒,而且这里又是L国,发生什么事情,全都不可控。

所以周天也没有掉以轻心,他决定小心的押着申驹,先离开这里再说。

赖美茹已经被营救了,也算是帮赖道长的忙了,周天心满意足,感觉这次没有白来。

“周天先生,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赖道长还是很担忧的,他怕离不开这里,已经找到了孙女,他现在只想全身而退,不想再节外生枝了。

“我们离开这,道长,带上的孙女先走。”

周天对赖道长说道。

“好,我们离开!”

赖道长激动的说道,拉着孙女赖美茹的手,就往外走。

赖美茹可能是太惧怕申驹了,她甚至都不相信自己会有逃出虎口的一天,所以这个时候她看了一眼申驹,生怕申驹再来个反扑。

申驹恶狠狠的瞪了赖美茹一眼,那意思好像是在威胁赖美茹,很不甘心让赖美茹就这么逃掉了。

赖美茹吓得哆嗦了一下,她是太害怕这个折磨了她十年的人了,所以这个时候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周天见状,真是怒从心头起,因为刚才申驹威胁赖美茹,被周天看到了。

“还敢发狠呢?”

周天瞪着申驹说道。

申驹立马没了威风,赶紧对周天说道:“不不不,我没有耍威风,们想离开就随便吧,我不会拦着的。”

“也得能拦住才行!”

周天喝道。

申驹不敢再说话了,生怕哪句话再说错了,周天再给他一刀。

“跟我走,等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放了。”

周天对申驹命令道。

申驹不敢不听,他现在心里乱极,暗暗的骂着周天,却不敢违背周天的意思。

其实他是想让周天他们离开的,只要他恢复了自由,就可以召集手下人,去追击周天他们。

这里可是L国,这一带又是他的势力范围,想捉到周天他们,他还是有把握的。

可周天要带着他一起走,这令他很是被动。

“磨蹭什么,走啊!”

白璐见申驹迟疑,这时大声的说道。

申驹不情愿的跟着周天出来了,周天的那把菜刀始终架在申驹的脖子上,随时都能要了申驹的命。

很快,所有人都出来了,院子里一个人影都没有,申驹的那些手下,也不敢露面。

“这位朋友,们离开这个村子就可以了,放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申驹这时对周天说道。

“呵呵,放了?立马就会把手下人叫过来,追我们是不是?”

周天冷冷的一笑,申驹的这点打算,周天早都看透了。

申驹心里暗暗叫苦,心想坏了,弄不好还得被带到别的地方去呢,那可就性命不保了。

“不会的,我这人最爱交朋友了,我很欣赏的胆识,想跟做朋友。”

申驹说道。

“去大爷的吧,别跟我来这套,乖乖的跟着走,不然一刀结果了。”

周天一个字都不相信,这时用菜刀在申驹的脑袋上砸了一下。

申驹吓得魂都快飞了,他还以为周天是要砍他呢。

发现脑袋没流血,申驹这才说道:“好,我跟们走,别伤害我。”

周天没再理会他,率先离开了这个院子,走上了村路。

白璐断后,赖道长和他的孙女走在中间,几个人往车子那里走去。

路上,周天发现很多人在探头探脑的,都是申驹的手下,这些人一定是想找机会把申驹给救下来。

周天押着申驹上了车,为辆车还是二驴子的那辆,周天就是开它来的。

赖道长带着他的孙女,也上了周天的车,不过赖道长却没有闲着,接过了周天手里的菜刀,由他来押着申驹。

白璐这次没有开她的那辆车,而是上了周天的车上,因为白璐不放心让赖道长押着申驹,毕竟申驹不是好对付的。

有白璐在车上,周天也能放心开车了,就算赖道长看不住申驹,还有白璐呢。

“朋友,要带我去哪里?”

申驹心里慌慌的,这时很郁闷的问周天。

“别废话了,带去哪,都得跟着不是?”

周天反问申驹。

申驹郁闷的不说话了,正如周天所说,他现在只能任由周天摆布了。

周天发动了车子,在村路上掉了个头,然后往村口驶去。

申驹的手下人很快就追出来了,一共十几辆车,全都驶出了村子,追击周天。

周天发现了这一情况,他不由得心中有些火大。

看样子,想平安离开这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呢,申驹被抓走,恐怕申驹手下人要发疯了。

“给的手下人打电话,让他们不要跟着。”

白璐这时对申驹说道。

“我没带手机。”

申驹为难的说道。

“给,打电话让他们滚开。”

白璐把她的手机递给了申驹,让他打电话。

申驹没法再找借口了,总不能手下人的电话号码都不记得,于是他开始打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了,申驹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们都给我回去,不许再跟着了。”

说完,申驹就挂断了电话。

还别说,这申驹真有力度,一句话,就让手下人全都停下了,没有人再敢追击。

周天和白璐都看到了这一幕,二人这才放心。

“我都这么配合们了,们是不是也把我放了呢?现在放了我,我的人也不会追上来。”

申驹看着周天和白璐说道。

周天冷冷的一笑,道:“的求生欲还挺强的,不过现在还不能放了。”

“为什么?们已经没有危险了,为什么还要控制着我?难道要把我杀了不成?”

申驹有些情绪失控了,这时大声的对周天吼道。

“吼什么吼?杀又怎么要,姑奶奶现在就杀了。”

白璐怒了,从赖道长的手中把菜刀夺了过来,就要砍死这个申驹。

这可不是吓唬申驹,因为白璐是真的要干掉申驹的,这种拐卖人口的家伙,白璐是很痛恨的。

申驹知道不妙,立马对周天说道:“这位朋友,请让她住手,我有话说。”

“有什么话说。”

周天道。

“在我手里,有一批被拐卖来的儿童,如果我死了,这些儿童全都得死路一条,我的手下人一定会拿这些儿童出气的。”

“不如我们做一场交易吧,把我放了,然后我把那些儿童都放了,交给们,如何?”

申驹很是慌乱的对周天说道。

周天闻言,心猛的一沉。

真是万没料到,申驹的手里还有一批儿童呢,这些孩子是够可怜的了。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