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灵长类杀手’在没有使用DNA点数的情况下,自行进化出特殊能力‘生命枷锁’。

……自行进化出移动方式‘隙间跳跃’。

……自行进化出攻击方式‘扭曲魔眼’。

由于乌桓那边有“三王军”溜进中原,而洛阳的刺杀还要筹备一段时间,我干脆带着芙芙来到东北让它处理那些伪装成凡人的末日元素。

由于它是“灵长类杀手”,我平时到处救人的行为并不能给它提供DNA点数,许多进化出来的选项我自己就能做到还没有副作用,所以芙芙多年来几乎一直出于“出厂状态”,幸亏它只会“芙~芙~”地叫唤而不会抱怨。

不过,从它抓死一片乌桓异族之后噌噌噌地开始自行进化来看,大约还是积累了不少怨气的。

我干脆放任芙芙撒欢,打开小窗观察这批“无双战场”的情况。

各方虽然几乎是同时开战,但洛阳刺杀需要谋划和准备,西凉劫囚得等对方先行动,至于孙坚更不用提,他被徐州刺史朱并抓了壮丁,四处扫除太平道分坛呢,

先一步发生交火……我是说交战的位置不出所料还是早有准备,曹老板所在的青州和被这批乌桓人突袭的幽州涿郡。

————

李典的武力值是80,而乐进的武力值是83,可以说是刚刚卡在了一流武将标准的及格线上。

李典的无双特性为灵感,能够凭借连自己主观意识都不曾察觉的细微情报自行推理出己方或敌方最合适或可能的行动,但只有答案,没有过程,如果把他关在与外界没有联系的密室中,他将无法获得自己宣称的“神准第六感”。

雪地少女穿的好保暖笑起来眼镜像月亮

不过看这家伙喜欢穿的鱼鳞锁甲和形状奇特宛如莲花的锤子,怕不是那条灵感大王哦……

乐进的无双则比较朴实,叫做先登,这个词在攻城战中代表第一批爬云梯上城墙,同时也是伤亡最大的那支部队,在火器出现前的大部分攻城战中都有他们的身影——除非用攻城器把城墙打塌直接进入巷战。

具体而言,在任何情况下,只要令乐进处于“第一批接战”的位置,他的实力将获得大幅度增长。

相比之下,只有63武力,还没有无双可用的管承被一路追打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另外,屋漏偏逢连阴雨,他不但在戏志才大概是展示肌肉的行动中被撵着跑了几百里,在接近北海时还迎面撞上了从东莱郡而来,奉母命向孔融道谢的太史慈,特别注明,武力90!

太史慈的“无双”,怎么说呢,凭他自己大约是总结不出来的,其名为至孝,守护其母亲所在城池时,实力将飙升,而对战他母亲欣赏或憎恶之人时,杀伤力将相应降低或提升,而负面影响是,如果离家太远,实力将不定时地向下波动。

“东莱太史子义在此!何方蟊贼敢犯我北海!”

嘛,就是这样,如果太平军有擅长吐槽的人在此,肯定要反唇相讥:“我打北海关你东莱什么事!”

曹老板同时将手中的“青州兵”和“虎豹骑”外派,明显有引蛇出洞之意,从他留下的部队来看,也有信心能把引出之“蛇”打死,不过,会被这种动静引来可不止当地的“地头蛇”,还可能有“过江龙”,比如左慈、左慈和左慈什么的。

曹操尝了收编青州天平道的甜头,把虎豹骑派去南方边境,显然打着震慑周遭太平军的主意,如果能招降最好不过,结果,明显看穿了这点的左慈便带着‘幻影兵’跟了过去,他看起来不求杀伤只想让虎豹骑的首战铩羽而归,以使曹操的军力和士气受损,所以“梅林”也没什么借口出手。

在我想到办法之前,曹操的援军到了。

这批从谯县开往济南的援军,有步骑兵共计大约一万,由曹纯和许褚率领。

我在发现许褚是个拿着大铁锤,身体圆滚滚的胖子之后,就一直猜测他的无双会不会是“裸衣”或者“怪力”之类,结果这次出场一看,食神!

无法吃饱,吃掉食物的数量越多,力量、速度和体质提升的比例越大。

简单来说,是一个非常能吃,敏捷而有力的胖子……

曹纯是曹仁的弟弟,武力值只有86点,但统率达到了91,他的无双有些普通,叫做铁骑,可以强化自己率领的“重骑兵”的战斗力,由于他原本就是为了统御曹老板组建的“虎豹骑”而被老曹家派来的,倒也没什么奇怪之处。

至于夏侯姬……是因为想见夏侯兄弟自行偷偷跟来的,按辈分,她确实是夏侯兄弟的晚辈,但不料没搞清楚关系的夏侯惇在不了解情况的时候和她的父亲称兄道弟,在最终算清辈分之后后,决定各论各的,结果造成了可怜的小姑娘要对这兄弟俩一个喊哥一个喊叔的古怪情形。

和张飞一见钟情这种事……他又不是那个会画仕女图还会作诗写字的文士版张飞!黑乎乎的大个子有什么好的!

咳,扯远了,有句话叫做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虽然有些幸存者偏差在里面,但道理都差不多。

左慈虽然和于吉不太对付,各自暗戳戳搞事的对象分别是曹操和孙坚,但他们在某些事情上还是可以进行有限度的合作的,于是,眼见虎豹骑准备撤退,援军却即将抵达的情况,那些在于吉控制下,真正的豺狼虎豹转了个弯,向许褚和曹纯的骑兵队伍冲击而去。

我似乎在什么时候听说谁过,老曹家能生撕虎豹的人不少,很显然,曹纯就是其中一个,在大批猛兽袭来时,他立刻指挥手下慌乱的骑兵队伍变阵防御,同时自己顶在前方应对冲击,由于这批骑兵本身就是按虎豹骑重骑兵的规格配备的装甲武器,几乎没有受到损伤。

顶住第一批攻势之后,曹纯立刻请许褚去前方支援,而许褚就那么一蹦一蹦地大跳过去,用范围性的震地战技将躲在某个幻影兵中的左慈揪了出来。

按理说,这可以算是一次大获胜,不过,就像我刚才说的,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兽群冲击过后,援军后方莫名裂开一道空间缝隙,将小半重骑兵援军和装成普通士卒的夏侯姬一起卷了进去。

而刹那之后,被卷骑兵已经被甩出“山河社稷图”,在各地发呆,而夏侯姬则出现在幽州涿郡。

……刚才发生了什么?

“蠢系统,复盘。”

我不蠢,而且这口锅你肯定甩不掉。蠢系统唠叨着划开一个新的慢镜头窗口。

首先是洛阳,唐周独自向十常侍中一直独来独往的曹节行刺,并成功将其刺伤,在他想要追杀时却被汉灵帝看到。

这曹节之所以独来独往,是因为与其他十常侍不同,他要将某些‘东西’单独献给皇帝,你不会想知道的。蠢系统语气古怪地说道

“嗤……猜也猜到了,人家是皇帝,即使厌倦了宫里的熟面孔,也没有强抢民女的必要不是?”

此举明显触犯了王越的“约定”,他一道剑光便甩了过来。

画面双分,“翡翠梦境”中,一前一后两道枪影以及一柄巨大镰刀同时迎了上去,蠢系统还刻意贴上了赵云和童渊发现另外一条枪和那柄镰刀时的错愕表情。

“洛神”则面无表情。

唰——嗡嗡嗡——

“洛神”刷地抽回了她的镰刀,掉头就走,而唐周则直接原地消失,但却没有出现在“山河社稷图”中,同一时间,赵云和童渊的前半截枪一起消失,枪尾开始疯狂抖动。

师徒两个远远地互相对视,确认了什么般点头,然后同时撤枪。

刺啦——

“山河社稷图”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入口在洛阳图内,出口却分别通向钜鹿太平道总坛和青州南部边界。

蠢系统额外配图,刚刚被许褚震出幻影正在逃窜的左慈和正被一头巨大土狗咬住脑袋的于吉。

嘣!

赵云和童渊成功收枪,昏迷状态的唐周被甩回了钜鹿总坛,引得一片兵荒马乱,裂口将夏侯姬和半数重骑兵吞没,在山河社稷图的空中高速向钜鹿移动。

钜鹿出口关闭,一众骑兵和夏侯姬移动至涿郡废墟静止,外间战场上,“白马义从”杀出,剿灭一大片乌桓刺客,公孙瓒身上冒出大量感激之意,涌向刘备脖子上的木雕。

木雕发光,被卷的骑兵数弹出,夏侯姬原地掉下进入现世。

提示:刘备协助公孙瓒领悟无双:‘白马’,在麾下骑兵有且仅有白色马匹时,战力大幅提升。提示姐姐的一行提示在画面上施施然地闪过。

“……简单来说,”我总结了一下前因后果:“王越、童渊、洛神、赵云、左慈、于吉、以及我,这批目前几乎所有的超凡者,合力将张飞的老婆送到了他面前?”

这么说的话,你是同意这门亲事了?

“哈?”

恢复了正常速度的监控画面上,小姑娘正满脸不耐烦地尝试问路,并把几个大着胆子回答这里是涿郡的家伙用巨大火焰兔子统统烧成了黑人:

“你们以为我傻吗!涿郡在济南北边数千里呢!”

在火焰兔子变回玩偶时,她刚好看到了和那些乌桓人不同的,身后带着大队白甲骑兵的黑色健壮骑士。

“请问,”夏侯姬抱住兔子,向正看着这边发呆的黑大个问道:“这里是济南吗?”

“不,这里是广寒宫。”张飞呆呆地回答道。

这门亲事我同意了!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