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你说这大爷实力有多强?”

李无忧神色紧张,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沉吟问道。

“怎么啦。”

“嘿嘿,随便问问。”

林云想了想,沉吟道:“大概一根手指头,就能灭到你我吧。”

并非林云夸张,只是老者表现出来的气息,给他的感觉完全无法揣测。

像那些凌霄剑阁长老,虽然同样强的可怕,可还是能察觉到那是一座山,一座比他们高的山。

至于主持大局白霆长老,还有之前的洛锋长老,则都是让人无法仰望的高山。

眼前这老翁,完全无法感觉,不知道是山还是海。

又或者比山比海,都要恐怖得多。

此种区别,无法言明,但也无需言明。

蹲在石台上的李无忧,讪讪一笑,十分不自然。

新街路头姐妹花清闲迷人

竹楼中。

翻箱倒柜,一片凌乱,诸多摆饰,随意散落,看上去就像是被洗劫过一样。

老翁饱经风霜的脸上,犹如石头一般,没有任何变化。

来到楼上之后,走到一面看似普通的铜镜前,随意一点。

哗!

铜镜中顿时浮现诸多画面,从林云悟道,掌握那一点锋芒,领悟完整剑意。

再到李无忧的叫嚣,还有他窜进竹楼中,四处乱翻的举动,全都没有遗漏。

目光在林云掌握完整剑意的画面上,停顿许久,沉吟道:“却非旁门左道,难道能得到葬剑林的承认。”

半响之后,对一切了然于心的老翁,重新出现在二人面前。

老翁只对林云微微点头,然后目光,就落在了李无忧身上。

突兀的开口道:“这片竹林是我种的。”

李无忧心中一虚,随即傻眼。

显然,他之前说,是哪个狗东西种的竹林,已经被老翁知道了。

老翁继续道:“这竹楼也是我的居所,老夫也是你口中的穷鬼。”

被抓到现行,李无忧现在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讪讪笑道:“前辈,这里面肯定有些误会,您听我说……”

“不许动。”

哗!

蹲在石台上的李无忧,起身到一半,被老翁轻轻一点。

林云眉头一挑,感应到有一抹剑意,涌入李无忧体内。

李无忧神色一僵,完全无法动弹起来,顿感欲哭无泪:“哥……哎呦,我真动不了,哥,你快救救我。”

“敢问前辈,怎么称呼。”

“叫我十三便好。”

林云拱手,轻声道:“十三爷,无忧当初也是为了救小子。心急之下,才口无遮拦,可真没有辱没前辈的意思。”

十三爷冷冷的道:“像他这种人,我杀了不知道有多少。若非他之前还有些情义,你以为他能活到现在?”

林云心中了然,这前辈就是随手给点教训,并无杀心。

那还好,李无忧这性子,吃点苦头也不错。

“你会灵纹?”

老翁没头没脑,突兀的问道。

灵纹是什么东西……林云面露疑惑,有些不解。

见状,老翁不在多言,摆着脸也不理会林云。

取出一把柴刀,出门而去。

没多久抱回一堆青竹,从鱼篓中取出几条肥鱼简单的处理起来。

林云上前帮忙。

老翁冷眼看去,见林云手法熟练,干劲利落,并没有碍手碍脚,也就由着他了。

不知不觉中,老翁动作完全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林云生火烤鱼。

“有意思,紫鸢圣火用来烤鱼。”

十三爷摸了摸胡须,沧桑冰冷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丝笑意。

林云笑了笑,也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早已熟门熟路。

片刻后,等到几条肥鱼烤好,香味扑鼻而去,更散发着浓浓的灵气。

“十三爷,给您。”

林云取下一窜烤好的肥鱼,递给对方。

老翁微微一笑,接了过来,又见林云取下一条,递给了自己的血龙马。

然后目光一扫,保持着半蹲姿势的李无忧,两眼汪汪,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林云见老翁已经吃上烤鱼,心情不错,笑道:“前辈,这鱼烤的如何。”

“不错,比我这几十年烤的都要美味。”

“那您看我这朋友。”

十三爷抬手一挥,李无忧轰得一下,就摔倒在地。

顾不得身上的尘土,笑嘻嘻的跑过来,将林云手中的烤鱼接了过去。

一共就三条鱼,林云不以为意,想从鱼篓中再去一条。

却发现,空荡荡的鱼篓,一无所有。

“大补的雪龙鱼,唯有冬日破冰,才能勉强一钓。能钓上多少,可全凭运气。”

看着林云,老翁吃着烤鱼,淡淡的笑道。

其实老者一直都在暗中观察林云,从见到他开始,到现在才算是真正满意了。

几十年来,也不是没人在葬剑林中悟出剑意。

可一个个见到竹楼破败,便大失所望,对老翁也渐渐没了耐心,一门心思就想着机遇。张口便来自己什么身份,言语之间,毫无尊敬。

这种人,老翁杀了很多,都丢尽了寒湖喂鱼。

至于林云,先不说出身。

简简单单的烤鱼,便可见的品性,第一条给老翁,第二条给血龙马,第三条给朋友,然后才轮到他自己。

期间举动,丝毫不做作。

看这血龙马膘肥神壮,显然平日,就待它不薄。再看李无忧,冒死冲进葬剑林,虽说有点傻,可这一片真心,半点不假。

种种迹象,都非一朝一夕,就能伪装出来的。

“雪龙鱼!”

正啃着肥鱼的李无忧,眼前一亮:“这可是鱼中之王,不仅鲜美无刺,更是天然大补之物。一条雪龙鱼,能让紫府境的强者疯抢。”

十三爷慢条斯理的道:“小家伙懂得不少,不过你口中这条鱼,可是最后一条了。”

李无忧擦了擦嘴,笑道:“哥,鱼已经到我肚子了,对不住啦。”

林云懒得理会这小子,瞧那美滋滋的神色,哪里有半点对不住的模样。

“我先修炼了,感觉这灵气有些镇不住了。”

李无忧浑身灵气四溢,脸色泛红,只感觉浑身燥热。顿时明白,是雪龙鱼带来的妙用,赶紧运转大衍星诀起来。

他这大衍星诀,不可吞服丹药,平日里修炼缓慢之极。

难得碰见一条雪龙鱼,当即大喜不已,唯恐浪费。

夜渐渐深了,血龙马卧地而睡,李无忧仍在紧张修炼。

身上的气息狂突猛进,修为增长之快,令人咋舌。

一条雪龙鱼,眼看着,竟然要让他达到先天七窍的巅峰了。

十三爷满是老茧的手,不紧不慢的烤着火。

突然瞥了林云一眼,起身负手而去,朝着寒湖走去。

“这是……”

林云心中一动,赶紧跟了过去。

等到了湖边,老翁背对着林云道:“你觉得葬剑林是一处怎样的地方?”

林云沉吟半响,才道:“起初,我以为是某位前辈高人留下的传承,得到承认,便可获得机遇。现在看来,只是十三爷的隐居之地罢了。”

老翁淡淡的笑道:“传承之地?你要这么想,其实也没错。只是老夫传承,岂是那么容易得到的。这几十年来,能到这竹楼小院者,共有九十六人。”

“除三人以外,都被老夫扔进这寒湖喂鱼。”

林云心中一惊,难怪这葬剑林,吓得王宁等人完全不敢深入,原来还有此等因由在其中。

“你是被人追杀,才冒险进来的吧,与我讲讲。”

没有多言,林云将自己与王宁两兄弟的矛盾,进了幽暗森林的遭遇,粗略讲了一遍。

脑海中,王琰的轻视与羞辱,王宁心病狂,皇甫靖轩等人的淡漠和逼迫,一一浮现。

九千多新人的注视下,被逼的走投无路,任人欺辱戏弄……那等绝望与凄凉。

不是局中人,难以去懂。

林云本以为自己足够冷静,可当说出来之后,心中的杀意,还是忍不住沸腾起来。

“就因为是剑奴,就要你重测根骨?还被迫取消种子名额……呵呵,这凌霄剑阁,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老翁神色淡漠,话语冷的让人有些心寒,说话之间,还蕴含着一种莫名的杀意。

“你恨吗?”

“恨,可我只恨自己实力不够。”

老翁淡淡的道:“很好。你功法不差,根基浑厚,又掌握完整剑意,还差什么。”

林云眼中闪过一抹灵光,吐出两字:“修为。”

“那我便赐你一场修为!”

十三爷抬手一挥,寒风轰然爆响,一股阴冷的旋风从湖心炸开。

磅礴的阴煞之力,犹如实质,凝聚成风,狂啸而起,让天地为之失色。

林云暗自咋舌,此地的阴煞,比阴风涧封印的阴煞,竟还要强上不少。

十三爷面不改色,沉声说道:“此地有先人布置的阵法,可以转化阴煞之力,至于能得到多少,便看你的造化了。”

“为什么帮我?以我的天赋和根骨,应该也入不得前辈之眼。”

林云按耐住心中的激动,疑惑的说道。

老翁陡然回身,摘下额头泛黄的头巾,星光之下,眉心处那一点印记,看的林云当场愣住。

“十三爷,您……”

“现在知道,我为何要帮你了吧?”

重新系上头巾,十三爷冷声道:“天才翘楚?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天才,老夫见得也是多了。能对我脾气的,才算天才,否则狗屁都不是。”

“你既然心中有恨,那就给我狠狠踩回去。否则要这一身剑意,又有何用?与那无能之辈又有何区别,以后也别来我这葬剑林!”

林云心中热血激荡,一字一顿的回应道:“晚辈发誓,绝不辱没了前辈这份恩情!” </p>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