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期之中的庭院,怎么说,也要有一个院子,一栋宅子吧。

宅子里面,还要有练功房、炼丹室、藏宝库等等。

这些东西,在碎星楼属于楚言的宫殿里,都是一应俱的。

可是这庭院,走进来后,楚言所见到的,是一片虚无。

是的,就是字面的意思,虚无。

一片几近空白的世界。

无比空旷,而且天上地下,都一个颜色。

在这里站的时间若是久了点,甚至都让人内心情不自禁产生出一种荒凉、孤寂的感觉。

除了灵气浓郁一点之外,这里和碎星楼的宫殿根本就没有办法比。

“不应该啊。”楚言歪了歪头,闭上眼睛,仔细回忆之前一路走来时见到的景象。

那些已经有主人的庭院,从外面看,里面曲径通幽,各有风格。

作为修士来讲的话,一天十二个时辰,恨不得部用来修炼,哪有时间去一点一点建造屋子,甚至打造出那么多精美的建筑。

运动型美女牛仔热裤小白鞋漫步街头写真图片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东西,是我没有想到的。”

楚言沉吟片刻,猛然伸手,轰出一拳。

滚滚灵气,如一轮巨炮一般,冲击出去。

四周道道涟漪激荡的时候,楚言目光一凝。

他看到在涟漪之中,有一道道轮廓浮现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往前走了几步,楚言伸手摸了摸。

入手空空,什么也没有。

微微思索一下,楚言在掌心凝聚灵气,再向前抓去。

这一次,他明显感觉到手中有抓到一团东西的感觉。

触感软软的,还有一点弹性,就像是面团一样。

只是眼睛看不见,一时之间,让楚言并不清楚他握在手里的是什么东西。

“天涯宗位于上国之中,所见所谓,都并非疆国可以比拟的,看来还是我对修士的世界了解太少,如果现在能够向妙然请教一下的话,她必然可以回答出来。”

一想到林妙然,楚言不禁将储物袋中的灵犀玉取了出来。

不出所料,灵犀玉上依旧没有任何讯息。

自从进入上国的疆域之后,灵犀玉就不再接受到林妙然的讯息了。

楚言自然不会认为,是林妙然没有给自己传讯,这其中的问题,想必还是出在了宝相上国这一边。

“等收拾完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这个问题解决掉。”楚言心中暗道。

话音刚落,楚言突然盯着自己的手掌,发出咦的一声。

之前手中捏着的那看不见的面团,他没有扔掉,而取出灵犀玉的时候,他下意识就将两只手靠在了一起。

而就在这个时候,灵犀玉上的翠绿色,像是晕染开来一般,朝着他手中那看不见的面团慢慢渗透过去。

原本如空气一般,没有颜色的“面团”,很快就变成了和灵犀玉一样的绿色。

一块被揉捏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绿色面团,此刻就出现在楚言手中。

“这是——”楚言呼吸一滞。

他的脑中,想到了一个可能。

但是此刻没有得到确认,他不敢轻易下定论。

于是楚言赶紧将灵犀玉挪开。

那面团依旧是绿色的,并没有因为灵犀玉的挪开,而重新变成透明的。

楚言脑中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他深吸一口气,握紧面团,脑海之中,想象出一只小鸟的模样。

下一刻,他就看到手中的绿色面团,开始蠕动起来,渐渐变成一只小鸟的雏形,然后嘴巴、眼睛、羽毛等等,都清晰浮现出来。

就和他脑海中想象出来的形象一模一样!

甚至就连一只脚有三根脚趾,另外一只有两根脚趾,都分毫不差!

“西沙母壤!”

楚言的眼中,闪耀出湛然精芒。

这一刻,他都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西沙有土,随心而动,随意化形,是为众土之母……”看着手中这只犹如翡翠雕琢的小鸟,楚言喃喃道。

西沙母壤,这是在碎星楼典籍中,有过记载的宝物。

楚言当时看完的时候,只觉得这种事情,太过匪夷所思。

一种土壤,只要你拿在手里,心里面想什么,它就会自动变化为你所想象出来的形象。

而且更神奇的是,你心中想象一块木头,那么这西沙母壤变化成木头的时候,无论是样子、形状,乃至质地,都和木头一模一样。

当时楚言只觉得,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但是现在,事实就真的摆在自己眼前。

自己的手中,就握着一块西沙母壤。

西沙母壤还有一点很神奇的是,它只有受到灵气的激发,才会变成实体。

楚言刚进入这庭院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看到,后来灵气外泄,才看到这土壤的轮廓,然后手握那一团土壤的时候,又因为想到了灵犀玉,但是没有想象灵犀玉的形状,所以突然只是第一时间变成了和灵犀玉一模一样的形状。

种种迹象都表明了,这这就是西沙母壤!

天下土壤之母!

“是了,传说之中,这西沙母壤,只产出于日光照不到的深邃海沟之中。

天涯宗以岛而建,四周尽是苍茫大海。

以这里修士的能力,能够找到西沙母壤,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楚言从之前震惊的情绪中回过神来后,前后一联系,所有的疑惑,顿时都说得通了。

“是了,难怪之前那些弟子的庭院,都可以修建得风格独特。

其实并不是他们花费了大量时间,而是利用的西沙母壤。”

楚言将那小鸟收好之后,又抓来几块西沙母壤。

心念一动之后,一把椅子,顿时在他手中缓缓成型。

因为西沙母壤一开始是没有颜色的,所以这椅子形成的时候,不知情的人一眼望去,怕是会以为楚言是在凭空造物,十分神奇。

椅子做完之后,楚言又轻车熟路地做出了一张大桌子。

制作这些东西的时候,修士的精神力需要高度集中,要不然的话,做出来的东西,会因为分神,变成各种匪夷所思的形状。

对于楚言而言,这也是一种对精神力的考验和修炼,于是他也乐在其中,并没有觉得多么麻烦。

“天涯宗也真有意思,这里大到山峰湖泊,小到桌椅板凳,都需要门中弟子亲手制造出来。

虽然感觉上有点浪费时间,但是再怎么说,这也和炼丹炼器一样,是打造的过程。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天涯宗为了让新入门的弟子,尽快拥有归属感的一种方式。”

话虽这么说,楚言在做完一张椅子和一张桌子后,就停了下来,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继续建造修炼的宫殿或是洞府。

因为,他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去做。

那就是整理这一次斩灵路上的所得。

——内容来自咪咕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