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人!那可是你的堂弟!看错了!没看清就做出这样的事?你还是不是人?是不是人?要是我儿子这次没考上,我跟你拼了!读书人?我呸,你将礼义廉耻,仁义道德都读到了狗肚子里了吗!”

吴氏一边骂一边走了进来,然后直接将一桶泔水泼在温亮身上,然后将泔水桶砸在他身上。

吴氏也跟着来了,她只是没有温暖那小短腿走得快,因为她是提着一桶泔水来的。

她儿子考个秀才容易吗!?

居然被这个卑鄙小人害了!

他们一家子人什么时候害过他们了!

小朱氏正趴在温亮身边了,吴氏这一泼,两人身上都沾满了食物的残渣,阵阵发臭!

小朱氏站了起来扑向吴氏:“吴氏你个贱人!”

温家瑞追了过来,拦在吴氏面前。

吴氏拉开他,挺直了胸膛:“你敢打我?我可是皇上亲封诰命夫人!是伯府夫人!你打我!我让你蹲大牢!”

小朱氏扑过去的身影硬生生的忍住了。

然后她直接哭了起来!

美女轩轩的梦幻图片

“天啊!没法活了,这简直就是仗势欺人,欺人太甚了!”

朱氏也跟着哭了起来:“郡主就了不起了?郡主就可以不尊老,不敬兄长了?!大家来评评理啊!郡主,诰命夫人,就可以这么欺负平民百姓了?!老头子,你就看着我们一家子都被欺负死啊!仗势欺人啊!”

华嬷嬷冷笑:“郡主对哪个老人不尊敬了?你在郡主面前只不过是个贱婢吧?!她对温老爷有不敬吗?再说郡主和夫人是皇上亲封的郡主和夫人,温大公子,故意诬蔑郡主的兄弟,她连教训一下都不行吗?”

“温大公子这干的事,本来就是有违道义!欠教训!郡主是替天行道!各位村民,你们说老奴说得对不对?有那个做兄长的,没看清楚就诬蔑自己的兄弟的?这不是小事啊!”

没错,在大义上,举报的确没有错!可是举报自己的堂弟作弊,还要是没看清,举报错了!

害对方被当众羞辱,丢尽名声!

也影响了一族人的名声,这在族里他的名声就坏了!

整个村子都是一族人,在族里,大家会争,会斗,会抢占有限的资源;但是对外,都是一致的,起码不会去故意害自己村的人。

村民们之前还奇怪,好好的,温暖怎么会去老宅找麻烦,原来这温亮居然干出这种坏人名声,坏一族人名声的事!

若是这种事是真的,以后他们温家村的孩子上学堂,还会被人看得起吗?

“华嬷嬷说得对,这温亮也太不是人了,就是欠教训!不要说是同族的兄弟做不出这样的事!淳哥儿可是他亲亲的堂兄弟啊?!没看清楚,看错了,就能做出这样的事吗?就算真的看见了也不能说啊!简直这不正人君子,是二五仔!”

“一点兄弟情义都没有!简直就是卑鄙下流!他这么一做,淳哥儿的脸子都丢尽了!心气不稳,接下来还怎么考试?考不上他就是害咱们温家村少了一个举人老爷的千古罪人!温家的列祖列宗都被你气活了!”

“黑心肝烂肚肠说的就是他吧!这种人才该天打雷劈呢!活该被教训!”

看热闹的村民纷纷骂道。

他们温家村出一个案首容易吗?

朱氏和小朱氏被这些贱民气得一个仰倒,他们就是趋炎附势,看见温暖一家被封为郡主了,合着一起欺负他们家。

没法活了!

温老爷子闭了闭眼,脸子都丢尽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这闹剧该就结束了,再弄下去丢的也是亮哥儿的名声。

暖姐儿简直就是不要脸的主!

净是将家里的丑事对外公布!

典型的搞事精!

这种事,哪家女孩子会闹成这样的?

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这样泼妇的名声,以后谁敢娶她?

温老爷子生气道:“亮哥儿,你去给淳哥儿道歉!”

“爷爷!”

“爹!”

“老头子!”

“去!你既然因为自己没看清楚就害自己的弟弟尊严扫地,名声受损,难道不应该去道歉吗?君子就该有单当!君子就该知错能改!君子就该拿得起放得!”老爷子难得威武了一次。

“养不教父之过,大郎,大郎媳妇,你们陪着大郎一起去!”

小朱氏看着村民一个个义愤填膺的样子,想到什么,也只能压下心中的滔天恨意和屈辱:“是!”

等!

等婉姐儿诞下龙儿,坐稳大皇孙妃子之位后!

等亮哥儿当上了大官后!

今天所有的屈辱,她要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温家富却不愿意:“不是!亮哥儿没有错,为什么要去道歉?”

哥哥给弟弟道歉面子还要不要了!

小朱氏瞪了温家富一眼:“亮哥儿看错了害淳哥儿被误会,道歉也是应该的!咱们去道歉。”

那贱种一家闹得这么大,他们去道歉,看看这事传出去,谁占道理!

亮哥儿可是占在大义上的!

举报他又怎么了!

温暖笑了,这是想釜底抽薪呢!

温家瑞:“上门道歉就不必了!今天这事我们已经讨回公道,道不道歉也没关系。”

温暖看了一眼荣嬷嬷。

荣嬷嬷马上招呼村民离开。

大家也识趣的离开。

纳兰瑾年也随村民离开了,仿佛他刚才也和村民一样,就是来看看热闹的!

大灰依然留在温暖身边,对大房的人虎视眈眈。

院门关上

温暖才开口道:“听说温婉在京城送了一些东西给温亮?你们说,这事我在皇上面前说说,该当何罪?”

大房一家听了脸色一变!

“你胡说什道个啥!我大姐才没有送复习资料给我哥!”温玉跳了起来!

小朱氏脸色一变,狠狠瞪了温玉一眼:“闭嘴!”

温暖笑了,果然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她本来就是试探一下,有人就迫不及待的交待清楚了。

温暖拿出了两张纸,直接拍在桌面上:“在上面签好字,东西都准备齐,明天天黑之前准备好,这事我就不告到皇上那里。”

温暖说完便和温家瑞,吴氏和大灰一起走了。

温老爷子上前拿起那张纸看一眼。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