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的粉尘飘散于空中,程海在进入结界的第一时间便捏碎了一个枚抑魔水晶球。

眼前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感受着如橡胶般凝结星力,虚渊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是我们太弱小了,所以我们的星球才会毁灭。”

魔人化的程海各方面的战斗力强了不止一倍,虚渊索性放弃了徒劳的反抗,接受这一血淋淋的现实。

“也许吧,弱小确实是一种错。”程海眼神微动,深以为然。

如果不是他足够强大,他就死在了瘦长鬼影的手里。

如果不是他足够强大,他们书斋的人日后都得成为耐萨利手下的亡魂。

如果不是他足够强大,程依一也会被折翎所杀。

但万幸,他拥有力量。

砰砰砰!

枪声接连响起,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一道突然亮起的白光。

眼前突然出现了人影,挡住了所有的子弹。程海后退一步,魔剑上泛着红芒,砍出了一道巨大的虚影。

清纯气质美女短发复古写真

剑芒染红了夜色,如同飞瀑奔流,碧血苍天。

“你不该放她过去的,这个级别的力量,她过去也就是去送死而已。”苍蓝星微微地摇了摇头。

封锁星力的枷锁未能打开,星光现在能发挥出来的力量只有他们的十分之一。而他们在这一剑之下,也不过是两只蝼蚁而已。

“没办法,我是个男人,只会用下半身思考。”卫玠耸耸肩。

“老老色批了。”

苍蓝星叹了一口气,怅然道:“或许让她们死在一起,也是最好的结局吧。”

灭族之恨不共戴天,若是孤零零地只剩下星光一个,在常年累月的精神折磨下,也难免会重蹈覆辙。

剑光斩落,扬起了漫天的尘土。

一道二十米深的沟壑从虚渊的身后出现,延伸出去上百米。程海的剑被她单手拖着,鲜血淋漓。

“噗!”

透体而入的魔力如同狂风一般肆虐,将虚渊的身体搅得一团遭。她喷出了一口鲜血,如同一只护崽的鸟儿,将星光死死地抱在怀里。

此时星光连中数枪,也已经是身受重伤。

“给我两秒钟!我有话要说……”

虚渊死死地抓着魔剑,不再像之前的淡然。

程海一眼就看出了她的目的,讥讽道:“怎么?你们杀死了这么多的人类,还想要求情?”

“这和她无关!”

虚渊抓起星光的双手,握着上面的铁链道:“这件事情都是我干的,不关她的事!她因为私放人类被关进了监牢,是准备要被处死的!”

“处死?你确定这不是你提前给她安排的后路吗?”

程海深深地看着她,横剑切断了她的手指,冷冷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如果杀了你放了她,日后她又回来报仇,我们活该又死几万人?”

“你……”

虚渊语气一滞,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斩草要除根……

传承的记忆里,那群修仙者们也是这么说的……

“姐姐……”

星光虚弱地转过身子,嘴角有鲜血流下:“我早就说过,这条路……走错了……”

“……”

看着自己濒死的妹妹,虚渊再度陷入了沉默。

复仇这种事,你杀我,我杀你。

两边都是施暴者,又哪来的对错之分?

只是看到星光此时的样子,她的心态又发生了一些变化。

报仇并没有错。

弱者报仇,才有错。

她……似乎真的错了……

“是的,也许你是对的……”

她抱着星光,放弃了对程海的哀求。

就算是死,也得留下最后的尊严。

砰!

一头狼人的脑门上爆出一片血光,看着已经放弃抵抗的两人,程海眼神微动,忽然改变了注意。

“如果按照人类的法律定罪,你们确实该死。不过我也不是什么正义的使者,可以给你们另一条路。”

“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不知什么时候,楚临去而复返,还召来了附近的几名判官,加入了对血月军残党的围剿当中。

“不,我是认真的。”

程海看了他一眼,继续道:“这两人是我的猎物,我想我应该有资格决定她们的生死吧?”

“不,你没有。”楚临否认道。

对于他们来说,黄泉的规则才是最重要的,就算是战后的审判,也不该让程海来进行。

“行,那你到时候,让阎罗或者其他神明来跟我说吧。”

程海跨步挡在他的面前,以防止他突然动手。

“什么路?!”

话说到这,虚渊哪意识不到这事情的转机,主动抢过了话头。

“想活着可以,但你和她得把灵魂交给我,成为绝对服从我的奴隶!”

程海摊开了手,在楚临难以置信的目光中走到了虚渊的身后,用枪顶着她的后脑勺,继续道:“从今往后,你们不再是什么劳什子星球的人,你们只是我的狗而已。我让你生你就生,我让你死,你也得死!”

程海的言语中充满了侮辱之意,听得虚渊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但冰冷的枪口就顶在脑后,在破口大骂之前,她必须得想清楚后果。

屈辱的生!

亦或是坚决的死!

她必须马上做出选择!

闻言楚临也选择了沉默,没有继续阻止程海。

努力地平复自己的呼吸,虚渊的脸色渐渐平静下来,沉声道:“我同意,但她不可以!”

对此,程海却没有半点怜悯之心,在她的身后轻声说道:“不,你们别无选择!”

此时,在楚临的眼里,他像极了当初的耐萨利——一头老奸巨猾的恶魔。

“好!我答应你!”

仿佛对此已早有预料,虚渊直接答应了下来,并用手点向她和星光的脑门,抽出了两个灵体。

同样是可以操纵灵魂的存在,她强忍着撕裂的痛苦将她们的灵魂分成了两半,隔空交给了程海。

“呵,识相。”

程海笑了笑,将灵魂塞进了自己的口中。

构建了一道简单的契约,三人正式签订奴仆契约。

“跪下!”

程海面色一冷,两名女孩当即不受控制地跪在了他的身前。

“……”

虚渊紧咬着牙关,星光则是抿着嘴唇,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

看着她一脸不情愿的样子,程海顺手砍断了星光锁链,让她的伤势得以控制,然后露出了魔鬼般的笑容。

“笑。”

虚渊面色大变,逐渐和颜悦色。

“嘿嘿……”

楚临:“……”

这……教科书般的强颜欢笑啊。

这熟悉的感觉,让远远观战的纪幽竹不由得扁起了嘴。

呵,男人……

嗖!

身边刮起了一阵轻风,一道白色的身影落在程海的身旁。看了一眼地上的虚渊二人,迪珊一脸坏笑地凑了上来:“怎么?还玩起这种调调了?”

倒是楚临猜出了程海的意图,用一个十分危险的眼神看着他:“你想建立自己的势力?”

“别说得那么难听。”

程海耸了耸肩,笑道:“家里多几个保安不好吗?”

经过这一次的事件,他充分意识到了帮手的重要性。

由于相互之间的利益并不冲突,他和楚临还有迪珊才得以联手,相互配合,发挥出数倍的力量。

按照这个世界意志的尿性,任务再这么走下去,也许哪一天真的要和血月一派的邪神对上。

奴隶契约霸道无比,只要一个念头就可以对她们实现绝对的控制。若是日后再有大事发生,有一个S级和一个A级的忠犬作为炮灰,他也不至于要孤军奋战。

而平日里无事的时候,还可以让她们暗中给程依一当保镖,就当是劳改了。

至于这个判决楚临是否能够接受,那就不是程海要考虑的问题了。

毕竟归根到底,他只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